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八卦 > 一线丨《姜子牙》导演程腾:不讲神话故事,这是我们现代社畜的故事
一线丨《姜子牙》导演程腾:不讲神话故事,这是我们现代社畜的故事
发表日期:2020-10-11 12:56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一线丨《姜子牙》导演程腾:不讲神话故事,这是我们现代社畜的故事

10月1日起,动画电影《姜子牙》正式在全国影院公映。

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,这部备受期待的国漫力作从春节档撤出,来到了国庆档。官方微博的定档配文是这样的:“国庆,太公归来,阔别百日,谢候多时。众神之长,现重归位。10月1日,一战封神!一起去影院把这个“年”补上!

一线丨《姜子牙》导演程腾:不讲神话故事,这是我们现代社畜的故事

此言非虚。截止 29日晚23:30分,影片的预售票房已经破亿,在10月1日当日的排片占比上也以36.4%力拔头筹。本片和众星云集的《我和我的家乡》(排片占比34.7%)一共拿下了市场7成份额。不难预见,这个国庆档的冠军将在这两部影片中产生。

与此同时,《姜子牙》所肩负的期望也时刻可能转化成为巨大的压力。

经过2019年的暑期档,“哪吒” (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)以里程碑式的票房成绩和舆论热度,重塑了“后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”的语境,成为了所有关于中国动画电影的话题中,逃不开的那个名字。

对于观众来说,它将“国产动画电影”的参考值深深锚定;对于业界而言,它是一份鼓舞,一针强心剂;而在投机者的口中,它是PPT里的必备案例,满足了淘金者们对于爆款的一切美好想象。

不仅如此,两部影片还同样由彩条屋影业出品。由于《姜子牙》的概念预告作为《哪吒》的彩蛋和观众见面,舆论顺水推舟,给两部影片设计出了一张“封神宇宙”的宏伟蓝图。

这就像姚明初登NBA,媒体就给他找好了“一生的对手”(太阳队中锋小斯塔德迈尔)。不难想象出,在每一场《姜子牙》导演程腾接受的采访中,采访者与被访者之间都将展开一场如“房间里的大象”般的明争暗斗。

我们和影片联合导演之一程腾的交流也不例外,只不过,在他简要说出影片的创作概念后,以上的一切担忧足以烟消云散——《姜子牙》并不是一个神话传说故事的动画呈现,而是一个经典人物的现代演绎。

有些难懂?程腾进一步翻译了一下 :“中年危机、认知失调,简单来说,就是一个社畜。”

“姜子牙我不认识,社畜,屋子里就有两位。”我们之间,一下子达成了共识。于是,之后再看到《姜子牙》海报上的造型时,他头上的几缕白发更加夺目。

一线丨《姜子牙》导演程腾:不讲神话故事,这是我们现代社畜的故事

程腾无意多谈作为中国动画人在创作中的辛酸故事,相反,他更愿意谈获得的经验与教训。从这个角度说,与其说《姜子牙》是一次艺术创作,不如说是一次中国动画的“工业化”实践。我们站在这个立场上,话题不再局限于影片的票房数字几何,或者是和一个本就不该存在的“对手”进行无意义的比较。

这样的高度,源于他的成长过程和从业经历,《姜子牙》恰好诞生于中国动画产业发展中的一个波段谷底中,姜子牙的故事,带有程腾的个人色彩。

他2007年考入中国动画的“黄埔军校”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,毕业短片《红领巾侠》(他的搭档李夏也是《姜子牙》的联合导演之一)融合了美漫与日漫的风格,令业内印象深刻,在国内动画粉丝中很有影响力。

一线丨《姜子牙》导演程腾:不讲神话故事,这是我们现代社畜的故事

程腾赶上了好莱坞大举进军中国的时间段。他和李夏前后脚进入了美国电影行业最有声望的南加大(USC)影视艺术学院深造,各自进入梦工场(DreamWorks)和皮克斯(Pixar)实习。通过李夏,他结识了当时已经在美国小有成就的王昕,后者在游戏领域最知名的公司暴雪(Blizzard)供职14年,先后担任过动画角色总监和艺术创作总监。

与此同时的时间表是:梦工场推出了《功夫熊猫》系列横扫全球,也敲开了中国市场的大门,在2012年,在上海开设了合资公司东方梦工厂,以中美合拍形式打造《功夫熊猫3》。在2014年,本片有超过200名中国员工参与制作。

USC毕业后,程腾顺利留在梦工场。在外界看来,这样的职业生涯顺利无比。然而程腾自己知道,外国的月亮并不圆。文化冲击(culture shock)是他面临的现实困境,也是创作时无可摆脱的瓶颈。2016年,好莱坞也天翻地覆,迪士尼本部动画崛起,梦工场落得被环球影业收购。国内动画产业因为“大圣归来”的横空出世,才刚刚看到一丝曙光。2017年初,他在中传的老师李炜(本片另一位导演,著名原画师,操刀本片的2D动画。)邀请他回国,制作还在创意阶段的《姜子牙》。

世间上的每个清晨都没有归路。程腾、李夏和王昕回到北京,全身心投身进创作中。

创意上,《姜子牙》取材自《封神演义》而不受制于原著改编。“信仰颠覆”——程腾点明了《姜子牙》的主题,也是他再创作姜子牙时,区别于其他神话人物的关键差异。他将自己初出校园、职业选择时的困惑和妥协放进了角色中,他不愿讲述一个用天生神力反抗强权的神话,他要讲一个现实中的故事,一个得到又失去的故事,一个永远逃不开进退两难抉择的普通人的故事。

一线丨《姜子牙》导演程腾:不讲神话故事,这是我们现代社畜的故事

如何呈现是动画行业真正的核心竞争力。与大家想象得不同,所谓中外动画的制作水准差异,不只是预算差异,而是沟通与协作的能力。程腾用很简练的话表述:“ 好莱坞一个项目动辄几千名制作人员,来自全世界各地,要让他们浑然一体地工作,有效率的去量产电影,需要的是统一的沟通方式和思考方式。”

他透露,《姜子牙》的制作人员刚刚达到千人规模,在正式开始制作前一年,联合导演王昕就前往分包制作公司,统一创作时的用语用词,最大限度降低制作阶段的沟通成本。

采访最后,我们让程腾总结他心中的《姜子牙》。他没有停顿太多,用他习惯地方式,打了个比方:“这样一部带有商业属性,面对观众的电影。我心目中有个最好比例——像做一道新菜,70%是经典的味道,20%是创新,10%是主厨的个人特色。”

“这样一道菜端出来,我希望大家吃到的时候,好吃,还能带点新鲜。”

一线丨《姜子牙》导演程腾:不讲神话故事,这是我们现代社畜的故事

腾讯《一线》:在《姜子牙》的前期开发阶段,对于这样一位大家耳熟能详的角色,你是如何找到创作空间的呢?

程腾:我们对于姜子牙的想象大部分都是一个老者或者几个典故,最初一直在寻找之前的文学作品里覆盖得比较少的点。 后来我们发现,他不是一个纯虚构的人物,在《封神演义》里是比较独特的。一个历史人物,然后做了一些比较牛的事情,成为了神话。

那么我想他应该至少有人的一面,和神的一面。因此我自己在理解这个角色的时候,我不会把他和哪吒、孙悟空,放在一起,因为他们是纯虚构的人物,更像是我们心中的一个理想化的超我形象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